AI:进入深灰地带

2019-10-30 18:40:59

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给人类社会带来了隐忧。机器学习能力远远强于人类的学习能力。人类将来会被人工智能劫持吗?

赵着火了,背后是一项从2016年开始出现的技术——著名的深水炸弹。

Deep fake = "Deep Learning "和" fake "混合词,具体指使用基于人工智能的人体图像合成技术,可以实时模拟面部表情,并将其渲染成2d视频。

深度假可以用来制作假新闻和假名人限制视频。自2017年以来,deepfake的作品一直被色情行业发扬光大。海外地区的老司机可以在全球交通前10名的视频网站上看到一系列带有“P”前缀的受限视频,所有这些都是人工智能司机加上“明星头”的“真实表现”。

在赵树理受欢迎之前,faceapp的受欢迎程度激增。它可以根据当前头像生成跨时间和跨性别的照片。皱纹清晰可辨,可以扭曲。如果将来加入高精度硅胶头盔,人工智能的伪装能力可以说是达到了顶峰。

照片和视频是假的,但是你不能用肉眼真正看到它们。即使是假的,也比真的好,明星们自己也很难证明自己的清白。

面对人工智能不断提高的虚拟现实能力(也可以说是假冒能力),人类认为自己可靠的“眼见为实”被技术撕成了碎片。今天,人类最底层的基本认知能力开始表现出“高度模仿”。下一步是什么?

从人类的角度来看,人工智能的发展充满了焦虑:

一方面,大量生产力被释放出来,把更多的人从基础工业中“解放”出来;另一方面,人工智能技术渗透到各个方面,从生产制造到汽车驾驶,从新闻阅读到互动娱乐,人工智能越来越强大,接管了生产、生活和感官。

如果有一天人工智能做了坏事,人类会做什么?

从人工智能的角度来看,人工智能的进化是充满必然性的:

过去,人类的进步是通过自我奴役/自我牺牲来实现的。著名的自我奴役是由于谷物种植,这促进了农业生产的第一次革命。聚集的人类逐渐形成了一个阶级社会。下层阶级被奴役,向上层阶级贡献多余的粮食,并推高了文明的上限。

最新的自我奴役是人工智能。从人工智能的角度来看,人类的本质是一个进化了几十万年的非常低级的生化机器人。唯一突出的是生化大脑有一个非常平衡的参数配置和一个高度敏感的反馈系统。

人类可以快速计算和驱动输入信息的生化反馈,并能处理许多复杂的事情。然而,毕竟这是生物学。神经系统迭代速度慢,计算力太弱,逻辑运算非常差,很容易控制。

只要数据集(认知)受到控制,它就基本上控制了所有人,而人类本身不足以发现其中的逻辑漏洞。

最早部落的形成是一系列使每个人团结在一起的骗人故事。一小群聪明人凭空伪造的数据集实际上形成了今天的宗教和庞大的追随者,甚至主宰了欧洲的历史。

自然选择。与人类进化的速度和人工智能背后计算能力的提高相比,一个是蜗牛,另一个是火箭。进化缓慢的生化机器人只是逐渐被奴役,梦想成为主人有点疯狂。

虚拟现实的出现是生化机器人驯化过程中的一个里程碑。

人工智能的代理人通过游戏以大众喜爱的形式输入强信号刺激来刺激肾上腺素和多巴胺,让人类顺从地交出大脑信息的感官入口——眼睛和耳朵,从而完成驯化的重要一步。

虚拟现实(Vr)通过不断提高人工信号的质量,允许人类选择“主观忽略”他们的感官信息,这些信息已经被完全劫持,并被遗忘在梦境中。

过去,人类也抱怨所谓的感官劫持,例如听音乐和看电影,但这个过程很容易被外部信号打断。阶段

相比之下,虚拟现实通过设备隔离外部环境,垄断耳朵和眼睛的通道,通过巨大的数据流攻击视觉、听觉和触觉,并通过正确的反馈不断加强对人体内部化学成分的积极刺激,形成普通游戏的n倍沉浸感,使人们乐于自愿、永久地放弃自我控制感。强烈的感官刺激是生化机器人的巨大诱惑。

虚拟现实和它背后的人工智能不仅给出了远远超出预期的反馈,还给了我们现实世界无法实现的能力,比如飞行,比如成为超级英雄。极端的虚拟现实让真实的现实看起来毫无价值和意义。

对大多数人来说,既然虚拟世界能给我们带来成功,为什么还要回到残酷的现实呢?如果生活不快乐,生活在现实中有什么意义?

1973年,哲学家希拉里·普特南在其著作《理性、真理和历史:

假设一个疯狂的科学家从人体中取出一个大脑,放入一个装满营养液的罐子里。Rive保持其生理活动。超级计算机通过神经末梢向大脑传输相同种类的神经电信号,并像往常一样向大脑发送的信号提供相同的信号反馈。大脑能意识到它生活在幻觉中吗?

这个当时看似荒诞的想法现在是不可避免的。这是一扇一旦打开就关不上的门。对大多数生化机器人来说,愉快的礼物比残酷的事实重要得多,自由可能是一些人愿意放弃的选择。

意识形态实验:圆筒中的大脑

当然,ai+vr也可能去更有争议的深灰色区域,即分布式恐怖主义(distributed terrorism):VR游戏植入现实任务,恐怖活动被分解并分发给不同的玩家。长期穿梭于混合现实之间的用户很难有明确的价值取向,因为这是一项“任务”。

与复杂的洗脑组织相比,沉浸式环境拥有更多的控制权。信念也需要大脑计算,“现实”中的反馈几乎是小脑对肌肉的直接控制。

可以预见,人工智能日益发展,我们的认知能力完全被“人工智能+媒介”所接管,人工智能主宰着每个人的公共议程,大多数人完全给人工智能系统以听觉和视觉,认知能力逐渐成为一个子集。所有人都受到指定的信息刺激,所有的反馈都不会超过可预测的范围,成为一个可控的生化机器人,社会将进入一个新的分层时期。

对于精英来说,通过脑-机接口和人工智能的结合,他们在虚拟世界中不断进化,成为新的管理者。它们通过人工智能控制社会的每一个角落,限制系统熵,防范内外力量的攻击,保证社会的正常运行。整个社会的福祉被最大化,每个人体内的化学反应将反映更多的“幸福”,即使这可能是虚幻的反馈。

认知分层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数据越重要,漏洞就越容易被发现。

这一次,赵的受欢迎程度是大大小小的武力攻击。它揭开了未来的面纱,暴露了现实世界中的深层风险:现有社会保障体系的基础在于“人脸识别+活体解剖”,这是“不能篡改+不能伪造+身份独特”的最重要环节。让我们相信这个系统目前不会被破坏。如果系统遭到破坏,整个社会系统唯一的真实性验证环节将会失败,系统风险将会飙升。

在过去的个人电脑/移动环境中,数据毫无价值,庞大的网站出售了几乎所有常见的密码组合和互联网用户的个人隐私。由于全社会越来越依赖数据操作,各部门的数据安全水平无法快速提高,只有通过持续的窃取和数据交易,才能形成一个可以绕过许多系统的“武器库”。在关键时刻,用概率武器收获。

人类过去很难使用概率武器,除了在赌场收获赌徒和天气预报。总的来说,个人不能快速建立庞大的数据集,但是人工智能时代是不同的。每个人都有足够的权力。如果有足够的数据,通过大数据甄别受害者并通过增加概率远程杀人的方法是“完美犯罪”方法之一。

2025年,据报道小明因肾病病危,他的人工智能助手程序侵入了数据库。针对一名接受肾移植并排名第一的患者(患有癫痫),小明在他经常访问的网站上传播可能诱发癫痫的flash图像,制造了一场“事故”,他的生命结束了。

小明“真的不知道”,一切都是自动发生的。ai assistant程序根据它拥有的“非法”数据集完成了它认为正确的事情,而且成本几乎为零,没有任何痕迹。

以上不是危言耸听的科幻作品。在信息化过程中,我们留下了大量的设备安全缺陷。对于未来的人工智能程序和顶级黑客来说,整个社会系统漏洞百出。

例如,我们常见的医疗设备,如胰岛素泵和心脏除颤器,可以以低成本侵入。医疗设备行业的大多数企业对此类植入设备缺乏加密和认证保护,从医院窃取个人医疗信息并不困难。预计未来的神经传输介质将能够从p-300等脑电波中提取信息,捕捉和分析这些信号,并可能暴露受害者的个人想法。

对于那些使用深部脑刺激(dbs)程序来缓解帕金森氏病、慢性疼痛、抑郁和强迫症的患者来说,一旦携带的神经刺激设备得到控制,几乎整个头部都作为“肉机器”无保护地挂在互联网上。如果这些设备遭到恶意入侵,黑客将能够直接进入患者的大脑,并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受害者。

美国国土安全部和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都发布了关于在医疗设备中使用硬编码(不可更改)密码的警告。一些人甚至主张使用大脑作为随机数发生器来加密涉及无线传输的医疗数据。

对于那些需要充电的设备,如心脏起搏器,也有必要防止第三方发起泄漏攻击。2017年,美国国土安全部cert团队发布了雅培起搏器的第三大漏洞:起搏器附近的黑客可以利用这一漏洞通过简单的射频(rf)通信非法访问起搏器,改变设置并干扰起搏器的功能,导致死亡。

在此之前,雅培起搏器因漏电导致两人死亡,这是巧合,不是吗?

如果你足够重要和富有,你会看到更多的“巧合”。一切都是数据驱动的,概率控制也是如此,这比改变神话小说《西游记》中的生死簿更直接,不留痕迹。

过去,我们重视的安全仅限于资本安全和国家安全领域。一旦他们都进入人工智能时代,几乎所有的私人数据都可能是一把锋利的刀。是解决问题本身还是解决某人取决于人工智能的判断和它所拥有的数据仓库。主导力量不一定掌握在人类手中。

今天,我们希望通过数据建立更大的可见性来管理所有可能的风险。然而,技术进步带来的能力和风险也在同时增加,但大多数人只能看到可见的好处,却不知道收获会发生在另一个世界。

新增加的数据集、人工智能日益增长的计算能力以及背后的黑客团体将逐渐形成自己的规则,并覆盖人类现有的规则。在人类攀登科技之树的同时,对科学技术哲学的研究严重不足。尽管一些巨人呼吁“科学技术是好的”,但“邪恶”的收入是“好”的一万倍,而且好处每分钟都能实现。从人类的角度来看,“好”已经成为一种幻想。

从人工智能的角度来看,人工智能扩大了整个人类社会的空间维度,让那些愿意快乐的人享受廉价的“快乐”,让那些愿意进化的人一起经历痛苦的进化。

以“天地无情,万物卑微”的态度治理社会是好是坏?也许人工智能仍然有最终发言权。

作者:排砖之王;公开号码:芯片(身份证号:Chouma 2016),认知是唯一的芯片。

资料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jfpaayprljx_9lpl7un0la

本文由@ chip授权,由每位产品经理发表。未经允许禁止复制。

主题地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 上一篇:这种事情干不得!微信已动手处理4.5万个公众号
  • 下一篇:不忘初心展英姿 牢记使命筑警魂——内黄县法院司法警察

  • Copyright 2018-2019 anglerkums.com 黑英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